2019年3月21日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社保动态

从“恩施模式”到“国家制度”

解秘恩施州农民工工伤保险“同舟计划”

发布时间:2018-12-13 16:54 来源:恩施晚报 编辑:州社保局

恩施晚报记者彭绪艳 通讯员向辉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巴东一煤矿曾发生5死7伤重大事故,关键时刻工伤保险让企业渡过难关;建始县一务工者上班半天遭遇工亡,获工伤保险支付56万元赔偿金;公司白领上班期间左腿摔成骨折,手术、康复治疗费用全由工伤保险基金“买单”……建立健全工伤保障制度,为劳动者撑起坚强有力的“风险保护伞”,是用人单位平稳发展、劳动者安心工作、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

自2007年7月以来,恩施州在全国率先对农民工密集的采矿、建筑行业,全面推行“以产定费、实名制参保”等做法,有效破解了这两个行业存在的工伤保险覆盖低、推广慢的难题,组织实施“同舟计划”工伤保险专项扩面行动计划,基本实现了工伤保险的全覆盖,取得了农民工权益保障、企业生产经营和社会效益的“三丰收”。

严把行业审批关,强力推行工伤保险

工伤保险又称职业伤害保险,是指国家和社会通过立法,为在生产、工作或在规定的某些特殊情况下遭受意外事故伤害或职业病伤害的劳动者,提供医疗服务、生活保障、经济补偿和职业康复;为因受上述职业伤害而死亡的劳动者的供养亲属提供遗属抚恤金等物质帮助的社会保险制度。

工伤保险,是我国通过立法强制推行的社会保险,是职工遭受事故伤害后的“风险保护伞”,也是预防工伤的“安全带”。农民工作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其工伤保险权益自2003年《工伤保险条例》颁行以来,一直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

工伤保险虽推行多年,然而农民工参保人数仍然占比较低。尤其是在采矿、建筑两大行业中,工伤保险核定和征缴成为全国性难题。而在“老少边穷”的恩施州,工伤保险的推行情况却走在全国前列。从2007年起,恩施州就率先在全国对采矿、建筑行业的工伤保险缴纳,全面推行“以产定费、实名制参保”这两大措施,有力地维护了农民工的合法权益,并促进了企业安全生产,社会效益凸显。

为推进农民工工伤保险工作,我州先后出台了《工伤保险实施细则》、《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和医疗保险的意见》、《关于进一步加强工伤保险工作的通知》,要求安监、国土资源、住建、交通、水利等部门,要严格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将非煤矿山、煤矿、建设工程等高风险行业用人单位工伤保险参保缴费情况纳入行业审批环节,严格审查把关。

对未办理工伤保险相关手续或手续不全的用人单位,安监、住建等安全生产许可证发放管理部门不得颁发安全生产许可证,不得允许参与建设工程投标,不得签发开工令;对拒不参加工伤保险或中断保险的用人单位,安全生产许可证管理部门要依法暂扣或者吊销其安全生产许可证。与此同时,还建立了工伤保险定期督查制度,强化工伤保险绩效考核和奖惩机制。

创新“以产定费、实名制参保”模式

在采矿、建筑两大行业中,使用农民工特别多,加上这两大领域的农民工流动性大、劳动关系不稳定,因工程中的转包、分包情况复杂等原因,导致这两大行业的工伤保险核定和征缴成为全国性难题。我州实行“以产定费”和实名制参保两大做法,破解了这一难题。

2007年7月,恩施州政府颁布施行《州人民政府关于农民工参加工伤保险和医疗保险的意见》,首次就“以产定费”和实名制参保两大措施做出明确规定。以产定费是指,恩施州规定采矿和建筑行业的工伤保险缴纳,不以本单位职工工资总额为参照,而是以产量和项目中标额来计算缴纳费用。目前,恩施州的建设项目按工程中标额的3-4‰,煤矿企业按6.4元/吨煤、非煤矿山企业按1-2元/吨矿的标准缴纳工伤保险费。实名制参保是指,一旦发生用工关系,企业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将用工信息上报到工伤保险主管部门。

“我们工地上一年要用几百名工人,有的来几天,做完工了就走人,用工情况不清楚,一旦发生工伤,扯皮不尽,严重影响生产。现在好了,我们按照工程的中标额按比例上缴工伤保险费用,所有来工地做工的工人都要求上交身份证实名参保,不管工人做几天工,不管发生哪种工伤,都将由工伤保险基金承担,工人的权益得到了有效保障,企业也少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和负担。”采访中,湖北洲天建设集团分管安全的负责人严东洲向记者介绍了实名参保的好处。

为全面落实 “以产定费、实名制参保”为农民工购买工伤保险,加快采矿、建筑行业的工伤保险的覆盖,我州把工伤保险缴纳作为采矿、建筑行业开工生产的前置条件,建立了多种方便快捷的申报途径,使企业能方便快捷地进行参保登记。与此同时,我州还派出多个督查专班对农民工工伤保险工作进行督办,使得采矿、建筑领域的农民工工伤保险得以快速、稳妥地推进。

据介绍,建筑施工企业的农民工流动性大,一些工程项目用了多少农民工,建筑老板自己都不清楚。州人社局医疗工伤生育保险科负责人说:“由于采取以产定费,企业的工伤事故成本可以提前锁定,所以,以往的瞒报、漏报用工反而意味着企业将承担更大的风险。同时,为了杜绝冒领工伤保险基金,实名制也就成了企业和政府的必然选择。”

“以产定费、实名制参保”这一征缴模式的改变,将工伤保险的推广覆盖工作由过去社保部门的“单枪匹马”,变成现在的企业、农民工的“主动做”,不仅提高了工伤保险费征缴效率,还极大地改善了工伤医疗待遇,减轻了农民工及其家庭的经济负担,化解了因工伤事故引发的社会矛盾。

“恩施模式”上升为“国家制度”

“如果没有工伤保险,丈夫出事后所花的钱,恐怕让家里倾家荡产。”因工伤身亡的农民工肖忠新的妻子钟育凤说,她的丈夫肖忠新在发生工伤事故之后,共取得了包括工伤医疗费、工亡补助金、丧葬费和亲属抚恤金在内的四笔费用,合计98.6万多元。

“工伤保险是一项法定保险,不仅可以保障工人的利益,也可以分担用人单位的风险,我们每年都为员工交了工伤保险。”恩施州五峰建材有限公司劳资管理人员彭先生告诉记者,公司每年都为100多名员工进行了“实名制”参保,2016年公司的一名操作工不慎导致腓骨开放性骨折,先后在恩施、武汉花去医疗费160457元,其中工伤保险基金报销154933元,后期的康复治疗费用基金也要支付,“幸好当初交了4万多元的工伤保险,要不然这笔钱就得公司出了”。

建立健全工伤保险制度,为劳动者撑起事故风险“保护伞”,是企事业单位平稳发展、劳动者安心工作、社会和谐稳定的基础。州社保局局长周清,曾任州人社局副局长分管工伤保险,回忆以前的工作时说:“过去全州因工伤事故引起的劳动争议仲裁、司法诉讼和信访事件可以说已经到了令企业老板苦不堪言,人社部门疲于应付,各级政府倍感压力的地步。让我这个曾经的分管副局长一直被称为恩施州的‘第二信访局长’。但自2010年以后,因工伤引起的劳动争议大幅减少,上访基本杜绝。”

自2007年开始,恩施州在全省全国探索施行的以建筑业为主的农民工工伤保险“恩施模式”,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本州实施工伤保险的政策法规和规范性文件,推动工伤保险扩面、工伤待遇落实、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恩施模式”经过国内主流媒体报道后引起了中央高层的高度关注,特别是2014年新华社采写的一篇题为《恩施州全面强制推行“以产定费”、实名制参保》的国内动态清样,得到了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十二届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的签批。此后,人社部、住建部、国家安监总局、全国总工会四部委根据“恩施经验”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建筑业工伤保险工作的意见》。从此,农民工工伤保险由“恩施模式”上升到“国家制度”。

随着人们对工伤保险的认识逐步提高,用人单位的法律意识和劳动者的维权意识明显增强,社会各界都对工伤保险拍手叫好。到2017年,全州工伤保险覆盖范围从各类企业扩大到所有事业单位,工伤保险参保率达到95%以上,全年近2000名工伤职工享受到工伤保险的保障。

责任编辑:州社保局